艺术诉讼法研究会
首席律师
汪腾锋艺术诉讼法研究会
汪腾锋 律师
手机:13430930585
律师简介更多>>

    汪腾锋, 广东知明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国政法大学国际经济法博士,深圳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深圳市人大立法助理,深圳福田政协委员,广东省律协监事会副总监事长、广东省律师专家库民商法专家 律师、深圳市律协理事、深圳市律协前海律师专家服务团专家、深圳市建筑业协会法律专家、华南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深圳国际仲裁院)国际经贸仲裁员、深圳电视台常聘法律专家。汪腾锋律师高超精湛的法律技艺出神入化,常有诸多各界社会贤达在遭遇法律危难,万般无奈中求助汪腾锋律师,纷纷获得意外惊喜,圆满成功!••••••

更多
 
您的位置: > 艺术诉讼法研究会 > 律师文集 >
小孩充值游戏无节制,家长追回钱款有方法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0-6-19

综合整理自:青年文摘、搜狐网

 

网络交易的发达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便利,但也给许多家长带来了烦恼。一些不懂事的孩子拿家长的手机给游戏充值,而且金额动辄上万元。那家长到底能不能追回这些钱呢?

 

  

案例一:5岁男孩游戏充值上万元,民警协调20余次终追回

米女士前往银行柜台准备取款时,发现卡里1万多元的存款不翼而飞,余额仅剩2000多元,焦急的她赶紧报了警。随后,米女士调取了自己银行卡的流水账单,她发现有多笔20元、60元、114元、322元、628元等不同金额的消费记录,可她不记得自己花过这些钱,自己平时也不网购,那么钱到底是怎么没的呢?

 

 

 

办案民警发现,米女士这些不翼而飞的钱款都是王者荣耀和和平精英等游戏的消费记录,于是让米女士回想一下,家里是否有人可以经常使用自己的手机。这民警的提醒之下,米女士回想起儿子小伊经常拿自己的手机玩游戏。

 

承认是他用母亲手机充值游戏。起初小伊只充值1元便获得了一个英雄皮肤,后来随着充值越来越多,小伊的游戏体验也越来越好,于是便开始充值更多的金钱以获得更好的游戏体验。

 

了解情况后,民警立即协助米女士向游戏公司申请退款。经过1个半月,20多次申请沟通,近日,游戏公司将小伊花掉的1.2万元游戏充值款全部退回到米女士的银行卡中。

 

 

案例二:11岁熊孩子迷上“吃鸡”,几日充值近万元

5月初,黄女士11岁的儿子小李,在家用手机上网课期间迷上了“吃鸡”,被游戏里华丽的皮肤和强大的装备吸引,小李获取了黄女士的微信支付密码,先后多次通过微信,从黄女士银行卡上支出8600余元,用于购买装备、皮肤、角色和游戏会员。

 

8600元是黄女士和丈夫辛辛苦苦攒下来的血汗钱,黄女士家庭收入主要依靠采茶和喂猪,两口子要挣大半年才能存到8600元,却被儿子全部充进游戏,黄女士得知情况后眼泪都急出来了,无奈之下只好向民警求助。

 

民警在通过微信公众号添加腾讯客服后,按照要求进行申诉,经过近一个月的沟通与等待,腾讯公司核实完毕,68日,黄女士收到腾讯公司的退款,总金额8682. 47元,小李充值游戏的钱全部得到了返还。

 

 

案例三:14岁少女游戏充值6万,事后羞愧跳楼

202056日,女孩迷上了一款手机游戏。除了打怪过关之外,很大一个卖点,就是可以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天地”。角色的长相可以自己定义,服饰可以随心搭配,甚至你的“家”也可以自由布置。想拥有这一切,就要“充钱”。

 

刚接触游戏的前几天,女孩充值的金额还比较少,有时几十,有时两三百,一天最多两三次。可几天后,充值记录就变成每天五六笔,每笔都是最高档位的648元。最夸张的一天,两分钟内刷掉7648元,一天充值4500多元。短短一个月,女孩就充进去61678元,而这笔“巨款”就是女孩偷偷绑定妈妈的微信之后的支出。

 

直到妈妈发觉余额不对劲,纳闷怎么回事,女孩这才慌了。愧疚和恐惧吞噬了她,她用短信给妈妈发去最后的忏悔:“妈妈,是我干的,我不想活了。你能原谅我吗?谢谢你,妈妈。”接着爬上窗台,跳了下去。

 

  

 

笔者观点

笔者认为,上述孩子的这种消费行为是不合理的,其不合理性在于孩子的心智还未完全成熟,对这种较大金额的消费认知是不健全的。这也是我们常说的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或无民事行为能力人。

 

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有两种情况。一是指年满18周岁以上、精神健康的自然人。二是16周岁以上不满18周岁的自然人,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视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中“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认定标准,是能够以自己的劳动取得收入,并维持与当地群众一般的生活水平。

 

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也有两种情况。一是8周岁以上精神状态正常的未成年人。二是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不以精神病人为限,也包括痴呆症人等其他精神障碍的成年人。

 

无民事行为能力有三种情况。一是不满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二是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因精神疾病而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三是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

 

在上述案例一中,5岁小男孩是一个无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其民事法律行为应由其代理人代理实施,也就是说,对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来讲,其民事法律行为的弥补途径只有代理,而没有“追认”。

 

在上述案例二和案例三中,11岁小李和14岁女孩都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人。他们能独立实施与其年龄、治理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而无需监护人的代理或追认,比如购买文具或零食这种数额小且交易简单的行为,亦或者接受赠与这种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

 

基于民事行为能力的不足,在超越其行为能力范围作出的行为,若其监护人不予以追认,或者不能追认,则该行为无效。也正因如此,现实中孩子未经家长同意对游戏进行巨额充值之后,家长可以向游戏平台追回。

 

手机里的虚拟世界就像现实中的毒品,在不经意间就渗透人们的生活,心智成熟的成年人尚且容易沉迷其中难以自拔,更何况是认知还不成熟的孩子了。据第45次《2019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我国未成年网民已经达到了1.75亿,规范未成年人网络世界的乱象已是必须解决的问题。即使现在孩子冲进游戏的钱还能追回,但树立未成年人的正确价值观才是重中之重。

 

 

律师介绍 | 律师风采 | 业务范围 | 成功案例 | 在线咨询 | 客户评价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