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诉讼法研究会
首席律师
汪腾锋艺术诉讼法研究会
汪腾锋 律师
手机:13113653523
律师简介更多>>

    汪腾锋, 广东知明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国政法大学国际经济法博士,深圳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深圳市人大立法助理,深圳福田政协委员,广东省律协监事会副总监事长、广东省律师专家库民商法专家 律师、深圳市律协理事、深圳市律协前海律师专家服务团专家、深圳市建筑业协会法律专家、华南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深圳国际仲裁院)国际经贸仲裁员、深圳电视台常聘法律专家。汪腾锋律师高超精湛的法律技艺出神入化,常有诸多各界社会贤达在遭遇法律危难,万般无奈中求助汪腾锋律师,纷纷获得意外惊喜,圆满成功!••••••

更多
 
您的位置: > 艺术诉讼法研究会 > 成功案例 >
(上篇)|原配夺取‘小三’儿子抚养权,老公遗产全保住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6-12

 

案情故事:

上世纪80年代初,在广东梅州市某县小城,自幼青梅竹马的张某乃与段某华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婚后有了一个千金。此后,夫妻俩奔赴深圳努力打拼新的生活。

十多年过去,张某乃、段某华夫妻俩创办的商界事业已有所成并蒸蒸日上。可在重男轻女的家庭里,会觉得少了个儿子……

机缘巧合,张某乃在业务交往中结识了一位年轻女子黄某兰。

当时,黄某兰年方二十出头,青春靓丽,活泼可爱,一来二往,张某乃就萌动了“包二奶”的心思;年轻的黄某兰也看中了家财丰厚而且出手大方的张某乃。几经交往、沟通,年龄相差近二十岁的张某乃与黄某兰决定同居生活,确立长久的情人关系。张某乃要求黄某兰争取给他生养一个男孩,黄某兰希望张某乃一直保证她过着一种不用上班也衣食无忧的、轻松优渥的少奶生活……

就这样,从1999年起,张某乃和黄某兰两人开始了正式同居的生活。张某乃在深圳为黄某兰购置了一套房产,黄某兰做了大多数人所不齿的“小三”。

好在天公作美,2001年,张某乃和黄某兰两人共同生养了非婚生儿子张某龙,同时,张某乃还为儿子张某龙登记了两处户口。张某乃自得其乐也疲于奔命地周旋于原配段某华和情人黄某兰之间,在两个家室中穿梭。

及至2004年,张某乃与黄某兰的婚外情败露,原配妻子段某华虽然感情大受打击,身心俱伤,但却囿于“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中国传统思想,最终还是无奈而委屈地接受了张某乃与“二奶”生下了儿子的现实,并且,段某华与婆婆——张某乃的母亲几经协商,决定共同逼迫张某乃将非婚生儿子张某龙接回张家生活、抚养,以便尽量削弱张某乃与黄某兰之间的接触机会,收回丈夫张某乃的心。

当时,年轻漂亮、贪图享乐的黄某兰,正感到私生子张某龙简直是个拖累,搞得她总不能痛快、尽情地玩耍,所以,面对张某乃给一大笔钱要回儿子的协议,她毫不犹豫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原配段某华的“釜底抽薪”之计很奏效,此后,张某乃、黄某兰、段某华和张某龙各方相安无事地生活了好几年。段某华以母亲的身份抚养了张某龙7年多,张某龙早已视段某华胜过亲生。

然而,好景不长,20095月,张某乃不幸病逝。

张某乃病逝后,原配段某华在整理张某乃的遗物时发现,张某乃生前曾以支付现金、出资购买房产等方式私自赠予黄某兰大量巨额财产的线索。于是,原配段某华聘请了熟悉的律师向“小三”黄某兰分别提起了追索张某乃私自赠予钱款的侵权之诉与私自出资购房的确权之诉。

段谋华原聘律师按照法律的正常规定,进行了正常的诉讼,两件诉讼案先后均经过一审二审,最后都以原配段某华的失败而告终。

追索黄某兰非法侵占钱款之诉中所争的钱款,确系段某华亡夫张某乃生前私自赠予“小三”黄某兰的,张某乃的这种行为也确实侵害了段某华的财产权益。但时过境迁,相关证据松散已难于确证。所以,法庭对段某华主张判黄某兰返还非法侵占钱款的要求不予以支持。

至于张某乃所购房产确权之诉中所争房产也确系段某华亡夫张某乃生前转账付款所购,但该房产已登记在黄某兰名下,而房产乃公示公信的要式物品,其所有权利以登记公示为准,在主要行为人张某乃已经亡故,很多事实证据已无法核实的情况下,该房产自然是无法经由法院确权宣告而改变其现有所有权利状况的。

两个女人间展开的“小三”非法侵占财产的法律争夺战,均以原配段某华的惨败,“小三”黄某兰的完胜而告终。令知情人不得不感慨世事的不公、不平、不正、不义。然而,这就是常规的现实和法律!

谁知,风平浪不静,正当段某华独自舔着满身心的血迹时,养子张某龙的亲生母亲、亡夫张某乃的“小三”黄某兰,在两场官司均获大胜的兴头上,挟余勇一鼓作气,主动出击,到法院向养母段某华提起了争夺亲生儿子张某龙抚养权的诉讼。

黄某兰的如意算盘是最后再通过诉讼争夺到亲生儿子抚养权,以最终达到获取儿子名义继承生父张某乃巨额遗产份额的目的。

黄某兰“夺子案”的诉讼案展开后,段某华先前所聘的律师,面临亲生母亲黄某兰拥有当然的法定监护权、抚养权的不利局面,竟然错误地运用了非婚生孩子张某龙被亲生父母分别在两个地区登记了户口,两处户口又不是同一个出生日期的“差误”,向法院提出了两个张某龙并非同一人的主张,希望以此反驳、否定黄某兰对张某龙监护权抚养权的争夺。此种说辞并没有得到法官的轻易采信。

毋庸置疑,错误的诉讼方略自然会导致错误的诉讼结果。在一审的庭审过程中,在双方庭辩意见胶着之际,段某华原聘的代理律师竟然被迫错误地向法院表示同意做孩子亲子鉴定的主张,还被迫答应了庭后向法院正式补交做亲子鉴定的书面申请,以为如此就能合法唬住审案法官,达成剥夺亲张某龙生母黄某兰的法定监护权和抚养权!殊不知,这一策略恰恰使得段某华走入了这个“夺子案”的“绝境”。

在一审法院庭审后,明显感觉非常被动不利、面临败诉困境的时候,段某华带着一腔绝望抱着一线希望,经朋友推荐,慕名求助于广东知明律师事务所找到知明诉讼艺术研究中心汪腾锋律师团队。被告段某华在该案一审开庭后等待败诉判决的尾期更换律师,我们临危受命,决计将全力到二审上诉争取!

果然,不久,一审民事判决书下达了,段某华彻底地败诉了——法院判决如下:一、确认原告黄某兰为张某龙的监护人;二、被告段某华应在本判决效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将张某龙交给原告黄某兰抚养……

接到这份民事判决书后,段某华痛苦万分,每天心头像压着一大块巨石!

对此,我们建议并要求她依照我们重新调整规划的诉讼策略,果断地以新的事实理由为重点向二审法院提出上诉。

上诉意见,着重抓住谁能真正地有利于孩子的生活、教育和成长这一原则作为上诉宗旨。

作为原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段某华的代理律师,我们着重以真正有利于孩子的生活、教育和成长为核心出发点,进行多方调查研究,搜集并调取了大量证据,包括黄某兰与张某乃签下的收取钱款放弃亲生子抚养的协议,孩子张某龙的证言、作文、日记,张某龙学校老师、同学的证词,张家保姆的证词等等。然后将据这些证据梳理并归纳出了完整的法庭辩论思路和意见,反客为主,在二审庭审中以这些证据强有力地将对方批驳得无言以对,被动挨打。其中,特别是两个女人所争夺的孩子张某龙的证词和要求,给了以为自己稳操胜券而得意洋洋的黄某兰致命一击:“……而她(指黄某兰)天天打麻将,从不理我,所以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黄某兰把我妈妈段某华告上了法院,我恨死她了,请法院主持公道……”面对本案的情形,任何一个主审法官都不可能忽略涉案孩子本人的意愿。于是,段某华夺子案最终真正地取得了“反客为主”的意外胜利,创造了中国诉讼史上为数不多的以灵活的“情理”战胜了僵化的“法律”的典范案例——养母成功夺取了生母对自己亲生儿子的监护权和抚养权!

作为段某华夺子案的二审代理律师,我们的技能和努力,一举扭转了一审的大败局,成功地在二审中为委托人段某华守住了已抚养7年且已情同亲生的养子,同时更保住了其亡夫的大笔遗产。

本来满怀绝望、满腔愁怨的原配段某华,终于可以对“小三”黄某兰扬眉吐气了,她欢天喜地地给我们知明律师事务所及经办律师赠送锦旗表达感激!(后续精彩 请见下篇)

律师介绍 | 律师风采 | 业务范围 | 成功案例 | 在线咨询 | 客户评价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