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诉讼法研究会
首席律师
汪腾锋艺术诉讼法研究会
汪腾锋 律师
手机:13113653523
律师简介更多>>

    汪腾锋, 广东知明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国政法大学国际经济法博士,深圳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深圳市人大立法助理,深圳福田政协委员,广东省律协监事会副总监事长、广东省律师专家库民商法专家 律师、深圳市律协理事、深圳市律协前海律师专家服务团专家、深圳市建筑业协会法律专家、华南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深圳国际仲裁院)国际经贸仲裁员、深圳电视台常聘法律专家。汪腾锋律师高超精湛的法律技艺出神入化,常有诸多各界社会贤达在遭遇法律危难,万般无奈中求助汪腾锋律师,纷纷获得意外惊喜,圆满成功!••••••

更多
 
您的位置: > 艺术诉讼法研究会 > 成功案例 >
(上篇)|借用控方证据“上屋抽梯” 为外来工解脱“走私重罪”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6-12


 

上篇

案情故事: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城市流动人口不断增多,外来工在城市人群中的比重也逐年增加,并逐渐成为城市发展和稳定的重要因素。

与此同时,外来工不仅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和工作压力,还由于大多来自农村和不发达的小城镇,所受教育程度偏低、识见不多,在具体工作岗位上处于被管理的地位,所以,容易遭受不良人员欺骗或为不法分子利用,往往无端地承受了很多自己并不了解的人身风险或责任风险。

外来工无疑是城市里的“弱势群体”。他们的农民身份和外来人口身份对他们在城市中的处境有程度不等的影响。他们经常会受到各种不公平待遇,大城市提供给他们的工作大多为底层工作,譬如在建筑、制造、生产型企业从事着装修、装卸、维修、搬运、印刷等苦、脏、累、险的工作。虽然收入水平显著高于其在家乡的收入水平,但工作或劳动时间长、强度高,在工作中他们的感受往往是低人一等的,并且他们工作形式单一,晋升机会渺茫,因此,他们对自己工作岗位之外的单位经营和运作常常毫不了解……特别是一些不合法的中小企业,对外来工身体条件要求较高,智力条件要求却很低,甚至不允许他们了解企业的整体运营和内部运作,只需要外来工干好自己那一摊工作就行。这每每让不明就里的外来工背上了不法经营的“黑锅”,或者成了不法经营者的“替罪羊”。

社会上,每当有企业或单位出现什么不良影响巨大的事件时,管理者把责任推到外来工身上!

南岸是个经济发达的移民城市,来自五湖四海、全国各地的外来工,辛勤地建设、创造着这个城市,他们是南岸稳定发展的重要力量,也是南岸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可以说,他们是南岸林林总总、各种各样企业的生产主体,但却未必是这些企业的获利者或获益者,而且,在南岸这个商业经营范围、性质及手段均鱼龙混杂的城市,外来工因不了解自己所就职企业的经营范围、性质和手段而稀里糊涂地成了不法企业或犯罪分子的“帮凶”、“从犯”的情况,屡见不鲜。

毛某瑞就是这样一个外来工。

2011年初,知明律师接办了一件特大走私红油案的犯罪嫌疑人辩护工作。我方当事人毛某瑞,就是这件走私红油案的被告之一。

本案,从表面上看,涉案金额高达一亿四仟六佰多万元,属于金额特别巨大、案情特别重大的案件,依据我国刑法第153条第一款第(二)项量刑,犯罪嫌疑人可被判处15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直至死刑。

这个大案属于南岸市中級人民法院直接审理的刑事案件。

我方当事人毛某瑞因在涉案的一家黑市红油脱色加工厂做跟车运输的维修工,于2009年7月底,与这家加工厂的管理者谢某、丁某一起,被南岸海关缉私警察一并抓获归案,而且被列为三名共同主犯之一。

当时,毛某瑞被指控跟车运输所涉的走私红油数量为412吨,涉嫌偷逃税款77万多元。依法严惩,最少要判处15年有期徒刑,等待他的已然是漫长的牢狱岁月……

毛某瑞及其亲属,谁也没料到,经过我的辩护,2011年11月,他们收到的南岸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书上,毛某瑞竟然仅仅被判处了两年六个月的有期徒刑。

收到中级法院一审判决当时,毛某瑞离服刑期满只有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了!喜出望外的毛某瑞及其家属当即决定不再上诉了,以便尽早脱离牢狱,回家过年!

得益于知明律师为毛某瑞的特效辩护,就连这个特大走私红油案的首犯——第一被告谢某,也被轻判,只被判处了4年有期徒刑。

那么,我是如何做到将被告毛某瑞由依法量刑可能被判处15年及以上有期徒刑直至死刑的刑罚最终改为降档减刑只判处两年六个月有期徒刑的呢?在为被告毛某瑞的辩护过程中,知明律师运用了怎样的艺术诉讼技法才产生了这个奇迹呢?

2009年7月初,河南农民毛某瑞随着南下大潮来到广东惠州大亚湾一带打工。不久,经同乡推荐,他又不明就里地来到了南岸一家黑市红油脱色加工厂工作。

这家黑市红油脱色加工厂的主要业务和重点经营,就是每天从香港走私进关的废弃柴油偷运到南岸偏僻海边的一栋渔村厂房中加温脱色,然后再高价转销到国内市场,俗称“走私红油”。

由于毛某瑞懂驾驶技术,会开车也会修车,所以就被这家黑市红油脱色加工厂的管理层安排担任跟车维修工作,偶尔会替换司机顶班开车……

2009年7月底,每天安分守己地修车、开车的毛某瑞,和这家红油加工厂的两个管理人员,还有十多个从事加温清洗脱色等工作的农民工一起,被海关缉私警一并抓获归案,接着与其他同案犯一并受审。

这时,本案真正的幕后老板或曰“主谋”“主犯”早就深藏不露或远远躲避了,因而一直逍遥法外。而这起“走私红油案”的所谓第一主犯系日常主持加工厂管理工作的“职业经理人”——厂长谢某,同案犯毛某瑞也被列为三名共同主犯之一,排名居中。

而与毛某瑞等一同被抓捕归案的另外十多个外来工尹某鹏等,由于是这个加工厂聘请来从事加温清洗脱色等工作的,却声称不知内情,很快被排公安方面和检控方面排除犯罪嫌疑转为证人平安无事地回家了。

不久,毛某瑞被检方指控跟车运输所涉走私红油数量为412吨,涉嫌偷逃税款77万多元;第一主犯谢某被检方指控涉嫌走私红油7832吨,偷逃税金款1.46亿多元……

其实,尹某鹏等十多名担任烧火脱色洗油的农民工所涉及的走私红油数量与主犯谢某一样高达7832吨,涉税金额按理也是1.46亿多元。可是尹某鹏等十多位外来工却被无罪释放了。

由于毛某瑞等被认定涉嫌案情特别重大,依法属于应该判处十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无期徒刑,或者直至死刑的案件,所以某某海关缉私局与南岸市公安局联合侦查后,直接提交南岸市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于是,这起重大的“走私红油”案,最终确定由南岸市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由南岸市中級人民法院直接进行审理判决。

从某某海关缉私局与南岸市公安局联合侦查预审,到南岸市人民检察院提起起公诉,直到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毛某瑞等所谓“特大走私红油案”主犯被羁押已超过一年多时间,

从2010年7月15日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审理,直至2011年11月才最终下达判决,毛某瑞等人被刑事羁押的时间已过了两年零四个月。

最后,毛某瑞在知明律师的有力辩护下,被减轻判处2年6个月有期徒刑,收到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时,毛某瑞离服刑期满只有短短两个月时间了,家属为了让毛某瑞早日回家过年,对这个判决结果强烈表示满意,决定不再上诉了。

回顾本案,原本被定性为特大走私红油集团案,最后却获得降档减轻判刑的一审结果,谁都无法否认,这应归功于我们“上屋抽梯”的机智辩护。

应该说,毛某瑞既是不幸的,又是幸运的。

毛某瑞的不幸,源于他身为外来工,为了谋生,未能选择让自己身心安全又收入不菲的体面工作,可悲地被不法分子利用,甚至充当了“替罪羊”!

毛某瑞的幸运,在于他的儿子及时求助委托到惯于“剑走偏锋”又善于运用兵法计策的艺术诉讼法践行者知明所汪腾锋团队律师作为他的辩护律师。

接受为毛某瑞辩护的委托后,协办律师开展熟悉案情、查证事实、研究相关法律法规等基础工作,在案件阅卷、会见犯罪嫌疑人、查法研案等工作完成,并撰写好法庭辩论意见后,等待开庭辩论。应当事人强烈请求,作者应允与协办律师一道出庭辩护。

开庭当日,作者从外地匆匆赶回未及重温案情,在庭审展开法庭调查阶段,我职业性地进入注意力高度集中状态。于是,我当庭立即认真紧张地审阅案情证据材料……

控方提供的指控证据多达近百页。

证据一,证据二,证据三……

凭着职业敏感,作者亲自一一过滤这控方的诸多证据,寻找有利于被告人毛某瑞的证据,突然,一份“证人证言”与其证人身份跃入作者的眼帘,并立即映入脑海,瞬间产生对应联想转化为本案的救命灵丹!

这份主要指证犯罪嫌疑人毛某瑞有罪的“证人证言”,是由十多位被涉嫌走私犯罪的企业聘请到这家加工厂从事红油加温清洗脱色的四川外来农民工尹某鹏们提供的……

同样身为涉嫌走私犯罪的企业所聘请的员工,这些作证的外来工,自然脱不了从事走私红油相关工作的嫌疑,而且,他们所干的红油加温清洗脱色工作,远比我方被告人毛某瑞的责任重大得多!

但恰恰这批外来工们却被公安检察机关以无罪证人身份开释案外,却指证我方被告人有罪!这岂不显然有违法制公正?!

这一强烈对比反差,即刻让作者获得了解救本案犯罪嫌疑人之一的毛某瑞的“灵丹妙药”。

意外获此天赐“良方”,当即被确定:证人尹某鹏等十多位外来工的身份作用与我方被告人比较,作者为毛某瑞作“无罪”辩护的“撒手锏”和“救命草”!

确定了这一“撒手锏”和“救命草”,作者对解救毛某瑞瞬间胸有成竹了。而经过我“上屋抽梯”的完美发挥,为毛某瑞的辩护过程,几乎完全按照作者艺术诉讼法的辩护思路推进,并最终获得了理想中的结果。(后续精彩 请见下篇)

文中名称均为化名

律师介绍 | 律师风采 | 业务范围 | 成功案例 | 在线咨询 | 客户评价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